Switcher

設計倫敦,策展英國:文化外交的展演舞台

設計倫敦,策展英國:文化外交的展演舞台 設計倫敦,策展英國:文化外交的展演舞台 設計倫敦,策展英國:文化外交的展演舞台 設計倫敦,策展英國:文化外交的展演舞台 設計倫敦,策展英國:文化外交的展演舞台

圖文引用自:http://global.udn.com

為紀念英國十六世紀文藝復興代表人物湯瑪斯.摩爾(Sir Thomas More),以及其傳世著作——《烏托邦》出版五百週年,英國在今年九月仿效歐洲最具歷史、代表性,以及藝術底蘊的藝術節威尼斯雙年展,首度舉辦「倫敦設計雙年展」(London Design Biennale),以「設計烏托邦」(Utopia by Design)作為雙年展主題,向摩爾的鉅作致敬。

這場雙年展的展覽地點,特意選在了倫敦著名的薩默塞特府(Somerset House)——該建築除了是十六世紀所興建的皇宮,亦是英國文藝復興時期最具代表性的建築之一,這讓策展的規劃完美呼應活動主軸,並透過時空的呼應,於展覽中激盪出了各種對未來城市與生活的奇異想像,以設計為動力,讓當年摩爾《烏托邦》的理想國重新出發。

不過「雙年展」是什麼呢?其初始的用意是世界藝術展,例如:1895年世界上第一個雙年展在威尼斯展開。當時的威尼斯市長大力地推動,將藝術家在晚間的咖啡店聚會活動,轉化為享譽國際的藝術展覽。如今,雙年展已演變成由國家或地方政府為促進觀光而支持的文化覽圖,同時也成為參展國家的推廣平台。

由於雙年展的參展國家,演講,表演等一次性活動繁多,因此更著重行銷策略,情感的交流,而不是正式又樣板的文化展覽。在此前提下,今年的倫敦設計雙年展中,台灣的策展團體也以「Eatopia」(食托邦)來呼應東道主題,以飲食展演傳達台灣歷史文化的大敘事,行銷台灣。

▎台灣館:修龍之後的食托邦

在倫敦的三位台灣策展人曾熙凱、吳雅筑、張雅筑與食物設計者蔡中和,以五道料理分別詮釋從十七世紀以來,台灣社會的歷史演進,強調不同文化「修龍」(相撞)之後,歷經文化衝擊的「和,而不同」,並以影片來說明這些文化差異的由來,既反映了主題又與參觀者交流,說出台灣的故事。

台灣設計團隊受邀參展的契機,來自於去年同一團隊受台北市文化局之邀,以「Eataipei」(食台北)為主題,在倫敦設計節的泰特倫敦(Tent London)展覽中,採用最時興的分子料理,以科學飲食的料理過程與互動式的展演方式,巧妙地融入台北的地理、歷史、文化與日常生活等面向,意外地在具實驗精神的泰特倫敦展覽中,獲得極大的關注與高度的評價,並因此再度獲得策展人的青睞,才能於今年更上一層樓,參加以代表國家為單位的2016倫敦設計雙年展。

相較於對台北的想像,與主廚現場料理展演所帶動的驚艷,對台灣的想像,在拉大框架之後,增添了如沐森林的感覺,只是缺乏主廚的現場表演,加上策展人直言只有兩個月的準備期,實在是克服萬難。但其實若能加強展演器皿的設計說明,或可補足繁複的歷史敘事後的空虛,讓「食托邦」多了對盛裝食物的器皿,與展現食物方式的想像。事實上,以骰子作為菜單,以及木製齒輪裝盤等設計,都十分別出心裁,也反映了台灣的文化與設計實力。

▎藝術外交:隔壁的烏托邦

這個以國家為單位的公民外交活動,其他的國家又如何展現呢?

先看看我們的東亞鄰居——日本館邀請了年輕設計師鈴木康廣創作,鈴木以「地球鄰居」為想像,展開一趟串連過去與未來的旅程。以日常生活中的器皿,或工具,加上細膩的自我對話與想像,創作出數十種生活用品,數量與創材都非常驚人;韓國館則是由七位分佈在世界各地的年輕設計師,透過網路溝通創作,以非常簡潔卻不失大器的方式,投影出充滿韓國山水潑墨畫中,讓參觀者以電腦留言方式,與投影中的韓國聯結。

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還包括了義大利館,由米蘭設計館篩選廿位年輕設計師,以「白旗」(White Flag)為象徵,創作出豎起白旗,放下戰爭的烏托邦世界觀;而選擇在戶外展出的黎巴嫩館,則把貝魯特的市井生活搬上展館,舉凡街頭小吃、水果攤、小電影院、地毯店,卡片海報等等攤位,悉數複製,展現街區的生活與活力;而認為烏托邦就是奠基於事實的法國館,則為敘利亞難民提出了募款設計,希望透過解決現實問題的行動,來打造真正的理想國、烏托邦。

三十七個國家參與,展期三週的雙年展,對倫敦的歷史意義非凡。不只是邀請世界各國的頂尖建築師,設計師與藝術家共同創造一場與未來的對話。更重要的是,讓英國倫敦保持在文化,藝術,設計等方面的指標性聲譽,攸關國家榮譽。

其實,雙年展以國家為單位的展出概念,源起於萬國博覽會。把展覽(exposition)的意義,與展現國家實力的機會連結起來。因此,倫敦每年九月例行舉辦倫敦設計節,從2003年起迄今,已成為英國展現設計、創意、建築與時尚等實力的重要場域。該活動每年吸引來自世界各國的頂尖設計師參與盛會,從海德公園、泰特美術館、V&A博物館,到各地區的畫廊、設計培育中心、藝術空間,上百場活動與展覽同時進行,各式展演遍及全倫敦。

今年(2016)倫敦設計雙年展首次加入倫敦設計節的展演行列,正是要繼續強化後者以強調國家形象,整合資源,與多方對話的機會,甚至還有傳承的味道。

但為什麼展覽、節慶、設計,會攸關國家威望呢?回顧英國人積極辦展覽的歷史,或可增加一些想像。

新聞出處